当前位置:上海翱蒲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历史为什么说葛丽泰嘉宝的一生终归是寂寞的 ?原因是什么
为什么说葛丽泰嘉宝的一生终归是寂寞的 ?原因是什么
2022-11-22

“我就像一艘没有舵的船—迷茫,失落而孤独。我笨拙、害羞、紧张、恐惧。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自己身边筑了一道压抑的墙,并永远住在那道墙后面。”20世纪20年代,好莱坞当之无愧的绝色美人,默片时代公认的倾城佳人葛丽泰·嘉宝在自传里如是说。她令希特勒着迷,琼·克劳见之不忘,加利葛兰害羞如少年……甚至,她是二战期间,双方男士唯一愿意聊的话题。

她的一生,拥有惊世容颜,却神秘的如同希腊神话里的狮身人面兽,摸不着,猜不透——拍片必清场,用布帘一层又一层遮住,曾经有摄影师跟踪十一年都难以拍到她一张生活照……她留给世人无数传奇,传奇之下,藏着她一生爱而不得,读来令人心碎的故事。

嘉宝遇到斯提勒,好莱坞著名导演之前,那时她叫葛丽泰·格斯塔夫森,住在贫穷区,生活总结就是一个字——惨,承受着无法用言语和文字记录下来的贫穷和困苦,父亲去世,母亲重男轻女,辍学,四处做散工,误打误撞成为模特,在花一样的年纪被迫卷入成年人的尔虞我诈,明枪暗箭。斯提勒许诺给她一个明星梦,而彼时的她,因为穷怕了,没有一丝犹豫的露出歪斜的大门牙答应了乖乖听他话。那一年,她不过十四岁,心智尚未成熟,模样也还没有完全长开,青涩懵懂,是这个男人带她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光鲜亮丽,纸醉金迷。

他为她改名嘉宝,带她去看牙医,矫正她的牙齿,在正式进入好莱坞之前,他和她朝夕相处,如同雕琢一块美玉一般,一点点改造她。

在那段时光里,嘉宝最喜欢的便是和他一起森林漫步,她怯怯的看着身边的男子,听他好莱坞的琐事,告诉她应付媒体的技巧,那一刻,天地万物都隐没,她的眼里只有他,情起,一往而深。

在对嘉宝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培训后,斯提勒带她回了美国,在他的引荐之下,嘉宝争取到了参演《激流》的机会,这部默片让她一举成名。她用不动声色的表演,将冷艳、孤寂、清纯又张扬完美诠释出来。紧接着,她出演斯提勒亲自指导的《尤物》,再一次惊艳众人,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红,片约接踵而至。

从《茶花女》到《安娜·卡娜尼娜》到《瑞典女王》,只要她一出现,整个荧幕都活了。

她像斯提勒所预料的那般成为了璀璨之星,昔日那个贫民区的小女孩不见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可这个女人的眼底,有无尽的落寞,只因心中所爱,遥不可及。那一年,斯提勒要离开美国,他问她:“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嘉宝摇了摇头,她拒绝了他,不是不爱,而是她害怕,她清楚的知道,这一离开就意味着从头再来,她穷怕了,不敢再赌。就这样,她错过了这个深爱的男人。

斯提勒没有告别的离开,而嘉宝的心,从此成为了一面湖,别人进不来,她也出不去。哪怕是后来遇到的因戏结缘的吉尔伯特,也没有在她心中掀起波澜,在分手之后,曾有人问她,问她:“你有认真爱过一个人吗?”嘉宝坦言:“假如我爱过什么人的话,那就是斯提勒。”可就在这一年,斯提勒去世了。

是夜,嘉宝望着五光十色的米高梅大厦,这里,曾是多少女孩的梦想,她记得,是那个人牵着她的手进来的,让她站在了人生巅峰,也让她的心从此只为他沉沦,可他走了,因病去世,就像很多年前她的父亲那样。金钱,名誉,掌声,赞美,她都拥有过了,可这些,哪里又抵得过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呢?她说:“在这个残酷的新世界,再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嘉宝息影了,在三十六岁,事业最巅峰时刻,此后五十年,她独自生活在纽约公寓,一个人承受着五十年漫长寂寞岁月,又或许,对于她来说,孤独与寂寞反而能给她安全感。她始终保持着散步的习惯,只要不是雨天,就会外出,她在自传里提过:我散步的目的是逃避现实,当我一个人时,我常想到自己过去的一切。而我们,都知道她在怀念谁,只是那个人啊,再也不会回来了。

八十五岁那年,她病倒了,留下唯一的遗愿就是回到斯德哥尔摩。在嘉宝的心里,那是她无数次午夜梦回的地方,因为在那里,她遇到过斯提勒,他曾牵着那像个迷路的小孩,站在繁华的十字路口,找不到回家的方向的自己,走出人生困境,他打造她,从手把手教她用刀叉、穿衣,亲自纠正她不良的体态,到给她最真挚的劝告,为她抵挡许多风雨,爱在不知不觉里,深入她的骨髓。可世事难料啊,当她终于变成他所喜欢的样子,他却永远的走了,在他离开她生命之前,她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爱过她?或许不爱,又或许爱过,只是那爱太微弱,被尘世的风一吹就散了,只留下她感叹——“我曾想象过幸福,但幸福是没有办法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