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翱蒲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历史那些国民党将领妻子们 张灵甫娇妻艳压群芳
那些国民党将领妻子们 张灵甫娇妻艳压群芳
2022-09-22

张灵甫被誉为黄埔第一帅哥,但1938年的“杀妻案”让他饱尝了十年的牢狱之灾。恢复自由身之后,张灵甫幸运的娶到了美女王玉龄,成就一段郎才女貌一时无双的倾城佳话。

王玉龄的母亲家里荣华富贵,十分显耀,罗家祖先带兵打仗,屡立军功,曾被大清皇帝册封为罗武勤公,做官做到了兵部尚书,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长。外祖父娶妻李氏,大清两江总督的女儿,也就是王玉龄的外祖母。综其家世背景,王玉龄可算是实实在在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金枝玉叶”了。1945年,抗战胜利后,经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程潜主婚,年仅17岁的王玉龄与上海金门饭店和一代抗日名将——时任国民党七十四军中将军长的张灵甫结为了夫妻,这对英雄才子碧玉佳人的结合轰动一时,引为佳话.婚后两人一直过着幸福、甜蜜的生活,直至1947年5月16日,张灵甫在解放军华野五大主力纵队的包围下战死孟良崮。唐诗人张籍有名句:“夫死战场子在腹,妾身虽存如昼烛”,如是情景可谓是王玉龄的写照。

1947年3月,王玉龄在这座别墅里生下儿子张道宇,几十天后就接到张灵甫阵亡的消息。那时,年方十九。1948年,王玉龄挚母将雏,坐海轮赴台湾。王玉龄始终怀念祖国,1952年,她只身赴美,1967年周恩来总理邀请她回国参观,从此,她每年回国一次,她热爱祖国,坚决反对台独,为中美两国民间交往和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做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有益工作。但终身没有再嫁。“从小到大,无论何时,王玉龄总像一朵花,明媚鲜艳,引人瞩目。这仿佛是她的命,躲不开,也躲不了。”美丽的魅力给王玉龄带来了很多大好处和便利,同时也带来了麻烦和苦恼。尤其是她在丧夫之后,她的苦恼更是滚滚而来。爱花之心,人人有之,摘花之人,也非少数。这无主的花儿,更是让人垂涎欲滴,“寂寞开无主”,可在王玉龄的心中,她是有主的,她依旧思念的是张灵甫,张灵甫活在她的心中。

抗日名将郑庭笈(1905—1996),字竹斋,号重生,海南省文昌县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黄埔军校第5期毕业。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忻口会战、昆仑关战役,率部击毙日本“钢军”将领中村正雄,1942年参加远征军印缅抗战;1947年春任新编第6军169师师长,在东北参加国共内战,同年秋任第49军中将军长,1948年10月28日在辽沈战役中于辽宁黑山被解放军俘虏;1959年12月4日获特赦;周恩来的安排下,1961年3月,郑庭笈与被俘期间离婚的妻子冯莉娟重新恢复夫妻关系。他逢人便讲:“如果没有周总理,我们夫妻不会破镜重圆。可以说,周恩来就是我们的红娘。”

邓觉先,抗战时期国民政府陆军中将张振汉的妻子,妹妹叫邓觉慧。1932年,邓觉先同张振汉在长沙订婚时。1933年,张振汉和邓觉先在汉口结婚。结婚后,邓觉先怀上了女儿张南郡,后又在汉口生了儿子张天佑。1947年,邓觉到上海。1950年,张振汉到湖南省,参加长沙市政府工作,邓觉先跟随到长沙。

郭德洁,原名郭月仙,又名郭德杰(1906—1966),原籍广西桂平县桂平镇。郭德洁小时候就读于桂平县城厢高等小学,1925年经郭凤岗介绍,与驻师桂平的浔梧郁善后督办李宗仁结婚。此后陪伴李宗仁度过了40多年的岁月。

1966年3月,身患晚期乳腺癌的郭德洁逝世。刚刚投入祖国怀抱却遭遇丧妻之痛,李宗仁的情绪非常低落。为了照顾他的日常起居,有关部门先后物色了很多个人选,但都被依然沉浸在丧妻之痛当中的李宗仁一一婉拒,直到一个名叫胡友松的女孩子出现。胡友松是影后胡蝶的私生女,解放后在北京复兴医院当护士,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气质好,而且正好从事的是医护工作,最符合照顾李宗仁的条件。李宗仁对这个落落大方、聪明伶俐的女孩子一见倾心。胡友松很快同意了这桩婚事。

1966年7月的一个日子,李宗仁和胡友松在北京西总布胡同51号李宗仁的官邸完婚。这桩婚姻曾经引起不小的风波,很多人误解胡友松,以为她爱慕虚荣,看中的是李宗仁的财产。胡友松是个要强的女人,一进李公馆,她就向工作人员声明:我不管钱,所有存折、钥匙都不管,也不继承财产,我只照顾李先生的起居。胡友松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在李宗仁临终前的日子里,正是由于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看护,使李宗仁感到莫大的慰藉和满足。

在国民党高层,有人开玩笑称何应钦是“中国第一好丈夫”,这在一些文献资料中也有记载。那么这个“好丈夫”到底“好”在哪里呢?何应钦1917年经人介绍与王文湘结为夫妇,二人一直非常恩爱。王文湘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出身贫寒家庭的何应钦能够娶到这样的妻子,自然对她十分珍惜疼爱。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王文湘考虑到何应钦公务繁忙,为了照顾好丈夫,她“于是谢绝一切外务,专心操持家政,何应钦平时喜静不喜动,闲暇时哪里也不去,总是呆在斗鸡闸的家里陪伴夫人,也经常帮助夫人操持家务,整理衣物,打扫卫生什么的。王运来教授介绍说,“王文湘一生都没有生孩子,因此也有人劝何应钦再纳一个小妾,王文湘本人也没怎么反对,但何应钦却一直没有这么做。可能他一辈子只中意王一个人吧。”后来,他们过继了何应钦弟弟的女儿为养女,小女孩与其他的孩子们每天在斗鸡闸玩耍嬉闹,倒也不乏天伦之乐。

莫敌,字天纵。广西寿城(今桂林永福县)坳上村人。民国十四(1925)年,莫敌随国民军第七军北伐。在战场上勇猛善战,踏着战场的血与火,由一名小兵到排长、连长,少校副官。民国二十五(1936)年回广西军校高级班深造。抗日战争中,莫敌被誉为常胜之将,其部下将篆书书写的“天下莫敌”四个字绣在军旗上。本地青年纷纷报名参军到莫敌所在部队;崇尚美女爱英雄的风尚,驱使当地一位18岁的周姓女子将芳心献给了他。年已30岁的莫敌在异乡可谓是英名、娇妻同拥得。